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A/Z】END IF

*All斯All向
(这篇文里几乎所有的角色都能厨斯酱)
*别打我我只是想来发糖(个鬼)
*各种(意义上的)OOC…被雷到的话还请宽宏大量…

—————————————————————
“你,可以走了。”

手铐被解开,斯雷因摸了摸手腕的勒痕。

他被领着向病房外走去,久违的移动感将模糊的记忆唤回了几分。

自己又自杀失败了,这次是吞钉子,结果还是被及时发现并救活了。

他想起了黑发少年愤怒的表情,还以为自己会被揍一顿,结果对方叹了口气就走掉了。

毕竟自己把他的爱心便当当作自杀工具了…虽然并不是故意的…

“哟,好久不见。”

看到来人后斯雷因的确有一瞬间的震惊,面前的人穿着地球装束,齐整的稻金短发彰显着贵族之气,盈满笑意的蓝眸中,辉映着纯净的天空之色。

“库…库…”

“啊…忘记我名字了吗…”

蓝眼青年的眼神复杂。但这也只是短短一瞬,他很快恢复笑容。

“我来接你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
傍山高速公路沿着海岸线蜿蜒而去,各种车辆反射着阳光疾驰而过。公路的一边,是水天相接的无际蔚蓝,能将二者区分的,唯有那不断变幻的洁白云彩。

海鸥在水面滑翔而过,响亮的鸣叫声与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充斥了整个空间,充满了力量与生机。

库兰卡因的金发被狂乱的气流卷起露出额头,海的气息被不断吹入车内,让他心情舒畅。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会来接你出狱。”

库兰卡因瞟了眼坐在副座的青年,对方支起一只手,淡淡地瞥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对他的话语完全不为所动。

“被无视了啊…”

库兰收回视线继续开车,他觉得自己有点理解界冢那家伙了。

“为什么人们会将鸟儿关进笼子里?你知道吗,艾瑟?”

“因为那样,真的很美丽…”

腾着热气的茶杯被少女稳稳地拿在手上,她静静地注视着窗外的夕阳。

“是啊,真的很美丽。”

库兰卡因猛踩离合,转动方向盘一个急刹,将车停到了公路边的紧急停车带上。

斯雷因被带得一个趔趄,由困惑到震惊地看着库兰把车窗摇上将车门加锁。

车内的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

斯雷因想起来库兰刚刚打趣说不要试图逃走,因为车窗和车门的总开关都在他那边。

而且车窗是有贴膜的,车窗全部摇起来时如果不走近,根本看不清车内发生了什么。

“卡嗒”

库兰解开了安全带,向斯雷因欺近。斯雷因本能地向后靠去,不料被一把抓住手腕,双手被抬起,摁在车座上。

“你!”

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堵回去,待斯雷因反应过来时,对方修长的睫毛几乎要扫到他的脸颊。嘴里苦涩的药味逐渐被代替,那种清甜的气息应该来自于某种薄荷糖。

“这么不专心啊。”

斯雷因听出了对方语气里的恼火,他自嘲地笑了笑,对上库兰的眼睛:

“因为阁下的吻技太差了嘛。”

“呵,这样啊。”

库兰的冷笑让斯雷因眼神一凛,紧接着后者的下颚就被前者猛地掐住向前带去。

“果然我还是无法理解界冢那家伙。”

看着对方毫无变化的淡漠表情,库兰自顾自说下去:

“明明都得到肉体了,精神还有什么重要的呢。”

囚服被掀开,大片肌肤带着狰狞的伤痕暴露在空气中。苦于安全带的碍事,库兰没有直接把那件薄薄的衬衫扯下来。

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斯雷因寒毛直竖,自己身体的敏感程度有些超出意料。

“阁下还想要什么呢?你已经有公主哦不…女王殿下了不是吗?”

库兰贴近斯雷因,用嘴唇轻轻磨蹭对方的耳廓,不出所料被磨蹭到部分迅速红了。

斯雷因觉得自己身体上被库兰的手划过的部分在发麻。他现在虽然生无可恋,但毕竟还没放弃这具身体的所有权。被人随便乱摸还是让他有些火大的。而且他其实还抱有那么点小小的愿望。即使强迫自己不去奢望,也依旧没办法彻底放弃。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你带我去见女王陛下,之后做什么都随便你。”

库兰已经啃到了脖子,他恶意地在那片雪白的皮肤上啄了一下,轻佻地问:

“你居然在跟我谈条件。”

“就一下,远远地看着也行。”

斯雷因被钳着的手腕开始生疼,因为挂了几天营养液他现在浑身无力,没有能迅速放倒对方的绝对把握。

库兰继续蹭着少年的颈项。空闲的一只手顺着少年的脊椎骨一点点向下滑去。

“你以为我在做什么?调戏?才不是那样的哦。”

库兰卡因掏出手铐,斯雷因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我想要你成为我的奴隶。”

“不,你最好不要用那个。”

“你本来就是囚犯。”

“不要把我拷起来!”

“你以为你能拒绝吗?”

手铐接触到斯雷因手腕的一刹那,库兰卡因眼前一黑。

“唔啊!”

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在震颤,鼻梁在叫嚣着疼痛,然后一股热流从鼻子里涌出。

居然…直接用头…

他觉得自己失算了,对方还有精神反抗让他挺欣慰,但是这反抗也太猛烈了吧!他都快失去意识了!

“停…”

话语被打断,这次是腹部被猛烈击中,库兰庆幸自己今早出门急所以没吃早饭,不然他在斯雷因心中的形象大概会更一塌糊涂。

“停停停我知错了我不玩了!”

库兰闭起眼睛双手抱头准备迎接下一波攻击,结果预想中的惨痛并没有如期降临。

库兰睁开眼睛,青年保持着姿势暂停在进攻的瞬间。看来他原本是打算再给自己补一发肘击的,库兰吸了吸鼻血悻悻地想。

“抱歉…”

特洛耶特居然先道歉了?!

少年缩回座位蜷成一团抱住膝盖。库兰卡因惊讶地发现那条安全带似乎一直没有解开。

“抱歉,是我自己玩过头了。”

库兰掏出纸巾开始擦鼻血,他开始给车子点火,重新打开车窗。新鲜的空气带着咸咸的海气涌入,真是浪漫的海洋风情…个鬼。

“艾瑟她一直很担心你。”

库兰发动车子,在确认前后安全后冲回高速公路。

“有劳女王殿下费心了…”

对方惨淡的反应让库兰微微吃惊,毕竟战犯特洛耶特依旧心系女王陛下这条情报可是那个百分百靠谱的界冢少校告诉自家未婚妻的,虽然即使在女王面前对方依旧一副高冷的面瘫相,但是库兰知道他对照顾斯雷因这个任务一定是万分上心的…上心到眼睛里全是血丝连黑眼圈都出现了…

他这个准未婚夫都没对女王的任务这么上心过界冢他什么意思…

原来日本人都是这么露骨的吗?!

“喂特洛耶特你不觉得界冢对女王有意思吗?”

库兰一副八卦脸,斯雷因撇了他一眼,那视线下压抑着的冷冽和愤怒刺得库兰的心瞬间一抖。在他即将压抑不住慌乱的情绪时,斯雷因很及时地收回视线,库兰简直以为他是故意体贴自己不让自己难堪才假装看不见的。

“他就算有意思又能怎么样?干掉你然后把女王殿下抢走?”

斯雷因的笑容让气氛缓和了下来,库兰松口气。

“如果是他的话或许还真能成功也说不定…”

好的,认错成功…库兰平复着自己的小心脏。

“我们都不了解他,聊他还不如聊一下你的事。”

少年终于把腿从座位上放了下来,换了个比较容易呼吸的姿势。

“你终于对我有兴趣了吗?!”

库兰佯装兴奋,斯雷因突然觉得自己好累…

“你要装傻到什么时候…”

本来不打算问的,可是自从库兰开始闹腾之后车里只要一静下来就会陷入难以言喻的尴尬中。

“为什么你会开车?”

虽然他以前看过库兰的档案,但里面并没有什么可靠的信息。

“我还以为你没注意到。”

库兰揶揄的语气中还能听出一点小责备。

“你来过地球吧…”

“是,还在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

这句话把斯雷因的困意一下子砸没了,库兰说这句话时语气中也带着笑意。斯雷因脑中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但是那个念头实在是太模糊,等自己反应过来时那种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特洛耶特,你真的有了解过艾瑟吗?”

在库兰正犹豫着要不要把这句话说出来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库兰掏出手机,斯雷因看着库兰掏出手机。

库兰点下了接听键。

“伯爵殿下大事不好了!授权仪式遭到了不明袭击!场地上发生了爆炸!我们同女王殿下的通讯中断了!还请殿下迅速赶过来!”

“哔。”电话挂断的声音即使在嘈杂的马路上也分外刺耳。

就这样,本应结束的日子,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再度降临了。

—————————————————————
打了一个星期才打出来的文,期间各种删减修改最后成了这个(鬼)样子,也读不出是好还是坏…

设定想了不少,第二次授权原本想的是丹麦,授权仪式的地点和斯酱的监狱不远。然后监狱和塔尔西斯坠落地不远。
(但是后来想既然是同人那么私设还是少些比较容易接受吧,于是就不说了。然后关于库兰向哪边扑倒小天使的,如果在丹麦是向右,在日本的话则是向左,大家的脑补是哪边?顺便动画里雪姐是坐左边开车,所以监狱大概不在日本或者英国。)

还有就是库兰手铐的去向,我在纠结斯酱用它铐敌人还是铐学霸。

库兰设定他进过某个(著名的)美国大学修计算机。
(物极必反,跟他爹完全两个性格。库兰这货我直觉志村的人设是抖S天然黑…然后他应该比斯酱大一点…(身高…))

下一篇又要纠结战术了,到底要不要让库兰开机甲呢?会被怀疑引战的。想看斯酱扛上冲锋枪火场里救学霸的场面…也想看公主扛机枪为两人掩护的场面…
设定反派也要纠结目的和战术…

库兰:“我以前在薇瑟的时候可是和艾瑟一起上过课哦!”
其实斯酱根本没有多少机会去真正了解公主,学霸也没有…公主大人是人类最高理想的化身。真的会有这种感觉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