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A/Z】短打 The Kids of War

在通讯恢复后,雪姐才发现原来这次参战的孩子是如此之多。
界冢伊奈帆并不是特例,亚洲、美洲、非洲、大洋洲…世界各大战场的主力们,几乎全是14—22岁不等的少年或青年。
在战后的受勋仪式中,雪姐知道了最小的大尉只有14岁,最小的少尉12岁。

她想起了伊奈帆义眼的开发团队,他们的身份都是被军方严格保密的,当时负责人是这样说的:
“那帮孩子,”
他说的是“那帮孩子”,
“他们致力于人造器官和义肢的开发,我不敢说他们的目的有多崇高,但他们的确是一帮天才。最小的那个再过几个月就满16了。”

“战争的一代”,大人们私下里这么称呼他们。在Heaven's Fall之后,战争的废墟之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天才”,人们给他们冠以这样那样的称号,只是在雪姐眼里,这些孩子都只不过是一群和他弟弟一样,心理素质测评得分A++,却无法融入集体的,过度早熟的孩子罢了。

雪姐很喜欢一对双胞胎,之前去找奈君时遇到的。她惊讶他们居然和奈君同岁,然后他们就聊了起来。
他们说他们来自关东战场,妹妹目前已经是大尉了估计还会往上升,雪姐问哥哥那你呢,哥哥腼腆地挠着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阳弥一直在保护我,把立功的机会都留给了我。”妹妹说话时有些害羞和腼腆,
“所以目前是中尉。”
“好过分!我还会升的啦!”
“抱、抱歉…不过要升任的话功课得做完哦。父亲不都说了吗…进入军部可以但学业也得好好完成。”
“额…弥月真是啰嗦得跟老妈子一样…”

雪笑着看兄妹俩相互嬉笑吐槽,突然想起了奈君身边的那孩子。
省略掉其他的诸多不谈,按照年龄来看他其实也只是个孩子。
然后女皇,说实话她现在应该还未成年吧。

雪姐内心突然产生了一种淡淡的不适感,这个时代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上战场的是孩子,为什么发动战争的也是孩子?大人呢?大人在这场战争里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如此之强,身为大人的我们却那么无力呢?

地火之间的战争局势在新一代的孩子们崛起后迅速被五五开。火星的科技优势在灵活的作战策略面前几乎快被扭转成劣势。大人们总是率先冲上去为身后的孩子们搜集情报争取时间,而孩子们也能很好地回应大人的期待。

原来每个战场都是这样。

15年前那场战争所造成的恶果似乎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回报到了它的始作俑者身上。
他们是战争在地球上催开的花朵,在丧失的痛苦中长出了最狠戾的獠牙,对妄图再侵犯这颗美丽星球的恶徒们迎头痛击。

好像真的是这样。

只是这样的话那孩子又是什么呢?

为什么地球在嘲笑那颗贫瘠又浅薄的红色行星时,还要为他们送去一株同样长着凶狠獠牙的花朵作为礼物呢?
火星上是无法开出地球上才有的美丽花朵的。
似乎正式为了证明这一点,他被地球这个最终的母亲,抛到了那个遥远的荒芜之地。
只是他终究开放了,用血肉和泪水催开的花朵,终于在地球的眼泪边绽放。

“看,这就是我的孩子。”

那颗蔚蓝色的星球,用怜惜又充满厌弃,赞许又充满鄙夷,自豪又毫不关心的姿态,静静地注视着万物各自运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