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深夜发糖】伊奈帆给斯雷因带了两只新伙伴

某天伊奈帆来探视时头上和臂弯里出现了两只小东西。
“喵呜~”
两只小小的团子一落地就迅速滚到了金发少年身边。
“诶?哪里来的?”
歪在床边发呆的少年回过神来,看着在自己胳膊和腿边蹭来蹭去的一黑一白两只团子,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起来。
“来的路上捡到的。”
厚重的铁门哐铛一声合上,吓得两只软球一下子钻进斯雷因怀里。
“他们很喜欢你。”
伊奈帆依旧面无表情,斯雷因笑着举起一只与自己对视。白色的那只有一双漂亮的翡翠色眼瞳,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那只同样生就着一双猫眼的异族,发出“喵呜~喵呜~”的呢喃。
黑色的那只眼睛呈现出暗红色,喜欢用带着肉球的软绵绵的小爪子在斯雷因身上抓来抓去,叫声很细小,不仔细听会听不见。
“可惜我不能养他们。”斯雷因有些失落地放下手中的喵咪,任凭它们在自己的大腿上滚来滚去。他抬起手挠了挠黑色那只的后颈,他十分享受地眯起眼睛,转过头来用粉嫩的小舌头舔拭他的手指。
“可以哟,你想养的话。”
伊奈帆的话让少年呆楞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看向头顶那扇高高的窗。
“会很麻烦的吧,我也没办法喂他们。”
“交给监狱长就可以了。”
“总是麻烦她,感觉有点…”
“她也很想养。”
“…”
斯雷因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又掉进某个陷阱里了。
“那就交给你了。”伊奈帆保持着来时的表情关上门。从相对论思考到生命的碳基构成,终于说服了自己把猫咪这种看上去毫无杀伤力的违禁物留在斯雷因身边。
“界冢你还真是…”
随身麦克里几乎要飘出监狱长的怨念之气,伊奈帆觉得如果她现在在自己跟前一定会忍不住给自己一个标准的徳式背摔。
“只是猫咪而已,不会有问题的。”
“我也希望啊!只是猫咪而已!”
监狱长从未料到自己当初的一时的心血来潮居然造成了这种状况。
麦克里传来了监狱长的磨牙声。
只是…那两只猫咪真的太可爱了…不忍心拒绝啊…

囚室里,少年静静坐在地上。纤瘦的身躯裹在淡蓝色的宽松囚服里,一节节的脊椎线条透过薄薄的皮肤和衣料展露出出来。
白色的那只似乎是玩累了,窝在少年的膝盖上均匀地打起呼来。黑色那只安静地窝在一边,偶尔冲斯雷因伸过来的手指舔上几下。
几滴水落到了它的头上,它以为是下雨了,抬起头看看,并没有发现雨的迹象,放下脑袋继续享受那只洁白的手带来的温柔与舒适。
“啪嗒”
又是两滴。它觉得不对劲了,异样的感情从心中涌出。
“喵呜?”它冲那只手的主人叫了一下,声音依旧很轻很细。
然后它就被轻轻抱了起来,贴在他的胸膛上。它嗅到他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它听到他胸腔里心脏跳动的鸣响,像是滚石坠落的声音一样。
它感到他在颤抖。但不是害怕的颤抖。他抱着自己的手很温柔,它不害怕会被他摔落。
“为什么…一个个都那么的…”
它理解不了他的语言,但它觉得,自己现在是应该乖乖陪着他的。
“そんなに優しいの…”
那是一个雨天,大雨没有停下。

—————————————————————

#论天使君的正确攻略方式#
#喵星人就是宇宙杀器#
#监狱长是圈内人士?#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过的,喵的名字。#

补充:
故事发生在夏季6月的一个雨天,交到斯雷因手中的猫咪其实还是有些微湿的。伊奈帆沿路用毛巾将它们挨个擦干,又用吹风筒吹了一遍,最后才交到斯雷因手上。
(所以猫咪们都无法忍受这个“丧心病狂”的黑发面瘫男青年。虽然这样的确是有助于预防感冒。)
(大家可以想象猫咪们在吹风筒下被拉着后颈肉吹得一脸斯巴达的样子,简直不能忍啊…)


监狱长的内心:
界冢你丫的运气怎么总那么好!
捡猫也一捡就是那么好看的!
为啥我就捡不到!
(小天使就是界冢捡到的镇宅之喵~)



最后:
我果然还是喜欢静静地做一个产糖人…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