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A/Z】短打 被遗忘的|空白|

*毒

界冢收到了理想院校的录取通知,将要去留学。韵子和他考进了统一所大学,和他一起离开了。
女皇举行婚礼的那天界冢和大家都去了。界冢有点想带照片给他看看,但想想自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会被误认为是炫耀的吧就算了。
火星通过改革进入飞速发展。
地球与火星互通取得成功,超时空门重新建立,双方都很满意,于是斯雷因的作用就渐渐被遗忘了,他被大家遗弃了。
第5个年头界冢23岁,与韵子结婚。此时女皇和亲王已经有了一个2岁的女孩,和女皇一样美丽可爱。女皇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送上祝福,没过多久就传来女皇已有第二个孩子的喜讯,大家都非常开心。
在幸福美好的生活中,连蕾穆都渐渐怀疑然后否定他了。
“斯雷因,你当初为什么那么傻…”
蕾穆和萌萌的婚礼大家都去参加了。那是第8个年头,韵子和界冢的男孩一岁有余,女皇的儿子已经3岁,女儿5岁了。
第10个年头,蕾穆和萌萌的孩子也出生了,是一对龙凤胎。大家寄来了各种礼物,界冢的礼物最讨她的欢心,是两套可爱的手织毛衣。皇姐送来了两柄精心打造的金色汤匙。
第12个年头,界冢终于接到了他的死讯。因为常年的压抑和病痛,他死在了冰冷的牢狱里。
那时候的界冢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却同时为自己这想法感到了罪恶。但他没有再细想,儿子的满分成绩单将让他无暇顾及那些小事,他要赶紧上街买菜兑现他的诺言。
女皇收到了消息,但那时她忙着筹备新一代Aldnoah泛化反应炉的发布大会,便将这事抛到脑后。
至于埃泽尔或者蕾穆,她们老早就以为他死了。除了越来越少的上坟次数,他与她们的生命再无交集。

30岁,他最终还是撑到了30岁。没有人知道他在那个冰冷的牢狱里反思过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哭过。监狱长换了一届又一届,他们升职了,便对那个不祥之地不再留恋。只有犯人一成未变。只是已经没有人再去记忆他们是谁,因何来到这里。然后随着和平的趋势大好,那里也不再受到关注。大批的人员被撤离,监管装置被大批弃用,年久失修的金属设施上已锈迹斑斑,整个监狱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与不知名的腥臭。那是被遗弃的味道,带着对这世界满腔怨恨和不甘然后被生生掐灭所遗留下的残腥,昭示着这世界接纳美好摒弃残酷的公理。
又过了若干年,监狱将要拆迁。为了节省经费,犯人们将会被转移到另一所更大的监狱进行统一管理。
拆迁人员开始清理囚室内的杂物,由于Aldnoah的普及,犯罪率骤减,监狱出现了大批空房间,有很多囚室在原先的犯人死后便再无人入住。
他们忙活了一天,终于清到了最里的一间囚室,此时正值黄昏。二人走入时,氛围的改变即使是疲倦如他们也清晰地感觉到了。那是一种温软如水的宁静,与监狱狰狞的氛围格格不入。
他们开始了工作,稻金的光线打在地板上,点亮了地上那几个暗红色的字母。
Slaine
那是十分漂亮的笔迹,终将无人知晓,粉碎在爆破的废墟里。

————————————————
感谢官方(暂时)粉碎了这个可能性。
妈蛋。
黑了蕾酱抱歉。
大家都其乐融融繁衍后代,嗯…
“I am Slaine and you are slave.”
最后都没写出的天使君的真言。
所有人都沦为了Aldnoah的奴隶。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