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奈因奈】感觉说出来之后会被打死…

嘛…为了期末好好复习有些东西真是憋不住了…
声明:我好的那几口可能真的跟很多人都不一样,是非常非常不一样…
这个脑洞我想画很久了,真的真的很久了。
在瞬息之间揭示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根据END IF的第一话女皇的授权仪式发生了爆炸,之后库兰和斯雷因要去救场。当时场内是混杂了手枪,手雷等混乱轰炸的情况,伊奈帆拉着艾瑟在植物林里躲来躲去,然后遇上了哈库和巴鲁!
呃…当时双方都没认出来,只知道对方枪法赞就协力击破恐怖分子了。(小哈的机体被巴鲁的线绕住了于是还没火葬场就化流星了…可歌可泣的是当时海面的巡逻直升机都被斯伯爵引过去了于是两人就靠着巴鲁绑在身上的金条开始了地球活动【很美很醉】)

后面这一段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
|start:
爆炸的烟雾里还有恐怖分子持枪活动,突然导弹就来了。预先准备在附近的丢舰发挥了作用,一拦一个准。然后当场内组们面临弹尽的时候,天使降临了…
是真的降临哦,背着一堆枪支子弹,从直升机上,跳下来。跳到屋顶上,再顺着椰子树滑下来的。一下来就砸到了伊奈帆的身上,然后揪着七荤八素的伊奈帆问公主怎样了。
伊奈帆指指公主天使松了一口气开启导航和库兰取得了联系。
于是众人用着和学霸义眼一样存在就是个Bug的导航向出口移动。(小哈和斯雷因总是错过去,两人变化都大,近距离也没认出来。【小哈头发也长了】)
:end|
当众人拐了无数条路,干掉若干敌人,已经快接近出口时…
轰!
巨大的爆炸让地面都震动起来。
“好久不见了呢,皇姐。”
是的,飒爽站立于如鬼神般降临的火星机甲上,身着紫色紧身驾驶服,用黑洞洞的枪口一丝不抖地指着褐发女皇的,正是长发版的蕾穆丽娜!
“你是,蕾穆丽娜。”
“亏你还记得我啊,皇姐。”
“你的腿…治好了吗?”
“别跟我提那些有的没的!我就问你,斯雷因在哪里!”
到这里众人都震惊了…
“他…不是已经…”
“库鲁特欧的扬陆城都没熄灭!那是他的授权!”
众:“…”
(斯雷因此时内心大家自己脑补吧…)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你还不肯告诉我的话…”
蕾穆抬手举起另一把枪,
“我就杀了…”
对准了学霸。
“他。”
女皇的脸瞬间就变色了。
(如此大快人心,蕾穆大法好!)
蕾穆单手扣开了保险栓,表示她是认真的。伊奈帆开始积蓄力量,思考着应对办法。
“不要想着逃跑哟,地球人。你跑了还会有下一个。”
(学霸和蕾穆的第一次正式对垒。)
“请不要这样,蕾穆丽娜公主殿下…”
斯雷因终于忍不住冲了出来挡在学霸的面前。
“哈?!你又是谁?别以为这样就…(愣)
……你……(呼吸急促)
你是……斯…”
然后蕾穆的泪水掉下来了…
“斯雷因…吗…”
(蕾穆放下枪,一个不稳跌下来,被斯雷因一把接住。她其实还站得很吃力,在斯雷因怀里紧紧抱着他哭起来,瞬间从小恶魔变成楚楚少女…)
“斯雷因大人!”
远方的哈库也惊呆了。
斯雷因和蕾穆同时转头,认出对方是哈库时震惊得说不出话。
“哈库…哈库莱特…”
可以看到斯雷因的眼中已经水光打转了,哈库也一样,飞着奔到了过去,一把搂住两人,用力地,紧紧地。
“斯雷因大人…斯雷因大人…”
“哈库你个笨蛋!你没死啊!”
小哈哭了,斯雷因也哭了…
“我就知道您还活着!您真的还活着!”
“不要用敬称了…我早就已经不是伯爵了…哈库莱特…我真的以为你死了啊…”
“嗯,我也以为。”
(被近距离放了一脸闪光弹的蕾穆酱找了找存在感。)

“喂,你们…”学霸走近了已经完全忘记外界存在的三人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要去吐槽或者套近乎,没想到他一把拉开了斯雷因,“当啷”一支注射器掉到地上。

“蕾穆丽娜公主?你…”
(说这话的是小哈)
“只是安眠的药物而已,对身体无害。”
学霸这里眼神已经相当警惕了,斯雷因还在震惊中搞不清状况。

“真是…本来想把你带回扬陆城的…”
蕾穆擦了擦眼泪,右手一挥,无数个投影屏如水花般在空中绽放。

“众卿,我,薇瑟帝国第二皇女,蕾穆丽娜·薇瑟·恩威瑟对于今日吾之皇姐,薇瑟帝国女皇,艾瑟伊拉姆·威瑟·艾露西亚在地球所遭遇之事深感愤懑。皇姐慷慨仁慈、深明大义,即使曾因护卫懈惰险些陨于地球,却仍愿将薇瑟至宝,Aldnoah无私奉献出来!
而地球人,受皇姐此等厚爱,居然以怨报德!企图以枪弹火炮再度置其于死地!我对此深感愧疚与愤怒!愧疚吾等对皇姐护卫不周!愤怒地球对皇姐的卑鄙行径!轨道骑士尚在,怎容女皇蒙羞!若再无作为,吾等薇瑟子民颜面何存!
“为女皇而战!”
“地球混蛋们去死吧!”
“薇瑟万岁!”
“我在此恳请众卿,务必将诸位之力…
【好吧扯多了…我只是想吐完脑洞后安心复习而已。】
于是好几座扬陆城进入了下降准备,旧月面附近的扬陆城开出了机甲,一副要和地球临时基地开战的架势。
女皇都要急哭了。
“蕾穆丽娜求求你快住手吧!”
“不要,皇姐。不教训一下狂妄的地球人,他们下次还会暗杀你的。”
斯雷因发现学霸这时候抓着他的手很紧,他不知道雪姐现在在临时基地附近出任务。
在这种大和平的环境下双方的矛盾都会被尽可能的小事化了。身为大尉的界冢雪万一遭遇火星机袭击,伊奈帆连回击的机会都不会有。
“蕾穆丽娜,你忍心再让地球陷入战火吗?这里毕竟是…”
“瑟拉姆桑,够了…”
“蕾穆丽娜小姐,作为一个地球人,我对您皇姐的遭遇深感抱歉。只是您要知道,企图暗杀您皇姐的,是极少数部分的地球人。而当您为了这少部分人向地球动武时,反抗您的将会是大多数的地球人。”
“…”
“况且您也不想辜负您的皇姐为和平所付出的汗水与努力吧。”
“皇姐,这帮地球人真的值得您这么挺身相护吗?!”
“地球上的大家都是真心祈望着和平的人!为了他们,即使是暗杀,我也不能退缩!”
“皇姐…您…”
(蕾穆苦笑)
“真是个笨蛋。”
然后这场危机就以:“女皇紧要关头以仁爱感动了偏执的妹妹,坚定果决地命令轨道骑士们停止攻击。”为结束。
关于女皇和她妹妹的种种猜想迅速流传开来,之后女皇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说,承认自己确有这样一位妹妹,与自己分掌轨道骑士的授权。这消息让地球方炸了,毕竟对火星有利而对地球不利的格局形成了。
“双星共舞”
这个将要在历史上短暂闪耀的格局将火星划为了主战与主和两派。这昭示着地球对火星的外交将变得异常谨慎。
因为火星的命脉一分为二了,主和方的利益被侵犯,主战方决不会坐视不管。而身为火星人的主战方本来就效忠于女皇,受女皇庇佑。如果不用足够利益安抚,他们随时可能向地球开火。而地球方为了确保两星和平,并碍于女皇的面子,将不得不对他们从宽处置甚至不加追究。
实在是…太糟糕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都不是重点,我们关心的是小天使和学霸最后咋样了。现在我们现在回到女皇刚刚发言完毕,众轨道骑士们停止攻击的时间节点。

选最重点的说,在库兰调的军队赶来了,正在外沿准备进入,众人以为了事了准备离开了,蕾穆都和哈斯二人道别了回机甲了,的时候,女皇身后远处的一片玻璃突然“啪嚓”一下碎了。
红光一闪。
“伊奈帆!”
当时的位置是:斯雷因
(狙击方向)—女皇
伊奈帆
学霸反应真是太快,瞬间将女皇推向斯雷因,左上臂中枪。斯雷因护住艾瑟背朝狙击方。之后第二发打来,幸运(开挂)溜空,蕾穆机甲过来挡住狙击口弹开第三发,学霸顺势倒下的位置能看到斯雷因的表情。

“您没事吧…女皇陛下…”
(众人都是惊魂未定,连坐在直升机上俯瞰全场的库兰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嗯…嗯…”
女皇能感觉到斯雷因在发抖,虽然很细微但他确实在发抖…
“已经没事了哦…斯雷因…”(女皇自己都有些被吓傻,安慰地拍了拍斯雷因的后背。)
“您没事真是太好了…”斯雷因松开了怀抱,女皇突然觉得那笑容有些刺眼。

然后小天使就跑去关心学霸去了…

【关于感情的表达我大概用漫画比用文字顺手。斯雷因在学霸被蕾穆拿枪指着时后的表情,挡在学霸面前时的样子,还有那发子弹飞来时一念之间的表情,我都只能意传言传不了…】

那时候斯雷因还找女皇要了半截袖子,毕竟女皇的衣服比较卫生…仔细一想那个状况还是蛮精彩的…

“女皇陛下,我知道这要求挺失礼但我还是要说…”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您能给我些您袖子上的布料吗?”
女皇:“…”(解除迷彩,抬手)“撕吧。”

小哈在狙击发生时距三人组十几米,看到斯雷因去护女皇时心脏都吓得要停跳了。
“斯雷因大人您没事吧。”
“嗯。”斯雷因很专心地在打结,结果还是扯得学霸眉头一紧。
“哈库,跟你介绍下…”
“橘色家伙…”
“浮游炮。”
(斯雷因内心:等等这两人什么时候打的照面?!气氛好凝重怎么办…)
“原来你就是界冢伊奈帆,真是…让人意外。”
“你就是那天攻击军方主机的人。”
“噼啪。”
斯雷因仿佛看到了空气中擦出的电火花。
“那个…”斯雷因起身想打个圆场,他刚刚一直蹲着帮学霸包扎来着,突然眼前一黑。
“斯雷因大人!”哈库接住快倒下去的斯雷因,发现对方已经晕过去了。
“低血糖。”界冢起身想去看看斯雷因的情况,被小哈瞬间的眼神刺了回来。而小哈也发现现在自己浑身带刺,懊恼地收敛了情绪。
那时候学霸想到:自己对斯雷因的确是个加害者…对他们来说…
然后在天使君昏倒的期间众人返回丢舰修整顺便(主要)讨论(争论)了斯雷因的去向,当然这事就他们几个知道,舰上其它人不知道那是斯雷因。

然后问斯总如何移动的,当然小哈全程公主抱抱过去的…(ˊ_>ˋ)

首先是女皇的带回火星被蕾伊否了,然后蕾穆的带回扬陆城和学霸的留地球打得不相上下。之后小哈加入学霸方驳倒蕾穆,然后小哈和学霸在斯雷因跟谁这个问题上(撕)讨论了很久。然后库兰加入说:跟我最好了。被学霸和哈库联合起来暴打。(观点上)之后蕾穆说为什么不问问斯雷因的意思呢学霸脱口而出:他一定会跟女皇走。众人瞬间沉默了…
(斯雷因你这个公主脑的问题大家都很了解啊…)
之后斯雷因醒了,小哈给端着粥过来。其实从小哈抱起斯雷因到把他放下学霸一直是跟在旁边的。然后小哈问这船上有吃的吗比较流质一点的学霸就带了小哈去厨房。
然后小哈说可以借厨房一用吗,然后学霸顺便带他看了食材选了几样后小哈开始做饭了…(感谢官方补完了设定,我们可以想象得到此时的学霸是多么鸭梨山大…)
小哈可以把食材的各个部分一丝不落的全部利用,这是火星时期养成的习惯。根茎剁碎表皮只削下膜状的一层。鱼肉熟练地剃刺切片。到调味的时候:
“白糖?”
“嗯,他比较喜偏欢酸甜的口味。”
“他尝出来的话又会抱怨呢。”
“所以不让他尝出来就好了。”
学霸和哈库相视一笑,在(关心)斯雷因方面二人的确是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当然该摩擦闪电的时候依旧会摩擦出闪电。于是空气中又出现了噼啪噼啪的火花。
【今日的学霸依旧如此多话~(可是我真的省不了台词了!都是不能让学霸保持沉默的剧情啊!OTL)】
哈库会做地球料理的现实的让斯雷因小震惊了一下…他一只以为哈库只会料理磷虾…
然后那个努力克制但真的吃得很香的表情…学霸呆不住溜掉了…
然后斯雷因问大家呢,哈库告诉他都回去了,(蕾穆想把斯雷因这个自己的弱点藏好,公主放弃了带他回火星的想法,亲王全程哈哈,巴鲁看他找到主子了就自己去旅行了。现在的情况是就看斯雷因愿意跟哈库,还是跟界冢了…)
【(Maya这种状况…可以开条哈斯雷的IF了,但作为一个主悲观脑洞者,在我看来斯总要得到幸福和伊总得到幸福同样艰难…)】

斯雷因选哈库对学霸意味着:煮熟的鸭子飞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这也是应该的。人是亲王托关系放出来的,代价是女皇付的,要求是女皇提的,监护也因为这是任务,他要拿工资的。他界冢真的没做什么值得他感恩戴德涌泉相报的…

所以他大概也是巴不得早点从他的掌控下脱离的吧,毕竟这真的是再自然不过的。不管从主观情况讲还是客观情况讲。
学霸几乎是没想过他会留下来的可能了…

(但是斯雷因想的点和学霸的是不一样的,伯爵大法好伯爵女王赛高!他会考虑自己跟着哈库对哈库好还是不好,对女皇对蕾穆好还是不好,对其它人又是怎样?有怎样的利害和可能性,再对比另一选择。自己选界冢之后又会怎样?对小哈有没有害处。【学霸不会用其他要素去要挟斯总,但斯总会考虑安全方案。当然学霸想的不止以上提到的,但他确实觉得小天使没有留在自己身边的必要。】当时斯雷因的理由就是:不能让自己这个筹码从地球的眼皮子底下离开。蕾穆的出现将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地球的对火星政策一定会变动。既然界冢能提前发现哈库那么地球军也能。(我致敬着《凤于》的体系…)而当时的状况…地球军在界冢身边安插了一条重要的眼线。说是为了洗刷界冢叛变火星的嫌疑,实际是为了更好的监视火星的动向。军方已经察觉到女皇和界冢交情不浅,在这上面做文章完全可以毁了界冢的未来。


(现在地火双方已经不会有爆发大战的可能了,最大的威胁是火星的Aldnoah对地球局势将要造成的影响。各国都对此感到不安和焦虑,对火星的动向变得想当敏感。/地联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如何在其解体前获取最大利益已成为各国共识。/)【毕竟政治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和永恒的盟友,斯雷因当初是发现自己的和公主的理想殊途同归但公主的伤亡小才投降的。一个是逼迫对方接受一个是让对方选择接受。如果这世界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残酷那么公主的选择真的是最合适的。(虽然我觉得不管哪种选择,都无法避免牺牲…)】

回到奈因/奈的互动:


斯雷因和哈库谈了很多,小哈早就知道斯雷因是那种就算他在理也会很顾及你的感受,让你在不知不觉中被麻痹然后缴械投降的类型。他在知道斯雷因的选择后就放弃了说服他的想法。只是在谈话中偶尔带上几句偏颇的发言表达自己的不满。


只是他不知道斯雷因这个技能在界冢面前完全没有施展余地。界冢伊奈帆这种生物大概天生就是斯雷因妖精的天敌。无论斯雷因怎么动嘴皮子都不可能带得跑界冢的思维。不管斯雷因在不在理。也许是因为界冢的思维比斯雷因的还要缜密,又或者他根本不讲道理,根本就是任性。斯雷因相信伊奈帆一定是后者,他再没在在谁身上体验过那种逼得人想掐死他的任性。


在和小哈道别后斯雷因去找那只橘子,橘子从他吃饭(喝粥)那时候就不见了。他真心感谢他帮他保护了女皇,不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如果狙击成功了…想想都让人后怕…


当斯雷找到伊奈帆时,后者正在甲板上就着夜色吹海风,蓝色外套加黑发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了,就斯雷因的视力都重复找了两遍才发现。
“伊奈帆你伤没问题了吗?”
“哈?”(都是呼呼呼的风声)
“不要这么吹风会感冒的!”
“…”
“唉…”(斯雷因只好亲自过去拖他回来…)
“你还在啊…”
“嗯。倒是你,从刚刚开始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我找你半天了…”
“哦。”
“差点被这里的工作人员发现,我还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呢…”
“哦。”
“你怎么了…好像…不太正常…”
“能看出来…?”
“嗯…”
“这样啊。(学霸拍了拍自己的脸)大概是因为累了吧…”
“那个…”
“?”
“会很麻烦吧…”
“什么?”
“如果我留在地球的话…”
“你在装傻吗。”
“我不留在你身边你会怎样?”
“不知道。”
“你就没有一点想挽留我的意思?”
“没有。”
“…真是…我现在有点后悔要跟着你的决定了…”
“诶?”


“嗯。”


“你要留下来?”


“你没听出来?”


“哦。”(这里伊奈帆笑了,因为太黑看不清可是斯雷因能感觉到那是个超好看的微笑。两人当时身高平齐伊奈帆低着头。那个感觉在我们看来简直就像樱花树下的告白透着一股腻死人的甜蜜…然而俩当事两人都被咸湿的海风吹得一脸凌乱根本没意识到浪漫…)


“伊奈帆…”


“嗯?”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你要报答我吗?”


“不要!”


“我都还没说要什么。”


“你要什么…”


“待会和我一起睡。”


“不要!”


“可是没有空房间了。”


“你骗人的吧。”


“不信你去问(如果你能找得到愿意告诉你的人的话。)。”


“………我打地铺就好。”


“被子也没有多余的了。”


“我要真跟你睡你怎么办。”


(这里伊奈帆直直地盯着斯雷因,但斯雷因觉得那视线是放空的,然后伊奈帆的脸也有些红,在这么安静了5、6秒之后伊奈帆一下子倒了下去。)


“喂喂伊奈帆!”(斯雷因肯定能在学霸坠地前接住他,然后一摸额头发现烫得吓人。)


“你发烧了。”斯雷因小心地晃了晃他。


“没发烧。”怀里伊奈帆睁开眼睛十分正经地吐出半句后又视线放空地软了下去,斯雷因心里默默吐槽都睁眼说瞎话了还没发烧。


不过还好伊奈帆有告诉斯雷因房间号,于是今天刚刚被公主抱完的斯雷因又公主抱着伊奈帆找房间。让斯雷因略惊讶的一点是,他觉得怀里这只橘子和蕾穆差不多重…


“不会吧他这么瘦的吗?”(想起之前两人厮打的状况他一直是觉得伊奈帆力气比他大的。而且他已经被推了两回了,两回都是被强压着做了糟糕的事情…)


伊奈帆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痒痒的,洗发水的味道隐隐约约地飘来。他又不是没有近距离闻过他身上的味道,只是现在的状况,真心有点…奇怪…


他有些懊恼现在的自己没法找医生拿药。马上就要到换班时间了,他还是不想自己被其他人发现的。


“左拐…”他庆幸自己怀里的橘子在这时候恢复了意识,虽然心里有怀疑他会不会在乱指,但还是以“既然是伊奈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信念顺着橘子的指示走下去了。结果后来发现“妈蛋我为啥不相信自己的直觉啊!”…


当他找到房间时都要感觉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了…


—————————————————


嗯…就写到这里了…


看标题的话,大概就知道…后面小天使把学霸给那啥了…


要写下去真心会被打死的吧,这种飞一般的展开真的有人想看吗?


可是我真的萌…萌互攻…(觉得自己要完了…)


所以这就是这篇为啥至今没能产出的原因…怕写出来被打死啊哦呵呵…可是在我看来这发展真心自然,真的真的很自然…


理解不了的也请别喷谢谢…


要实在找不着能理解我的大不了我也不混了。


在我看来H就是两人之间的交流方式没那么要死要活。我更在乎的是他们心里怎么想对待事情怎么反应以及他们之间的互动交流。我没法写出抒情风,我擅长的是搞笑加糖,给糖的同时顺便埋个伏笔虐虐心,然后调侃下人生揭示个道理。

如果有同好的欢迎留言评价!这里是寂寞得要死的强强互攻党!


最后,不管是谁,感谢你看到了现在,谢谢!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