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AZ】被官方恶心到了决定从此以后吃自家

仔细一想我还是喜欢自家那只温柔的斯雷因,温柔,倔强,桀骜,美丽。宛如雪白的苍狼,立于孤独的穹峰之顶。
海猫啊,真是一个悲伤的物种。
如果是自家那只斯雷因陷入了这样的处境的话,他大概是能够伪装成无害的自己以保住最后的那点痛苦的清醒,然后压抑着不安撑起笑容温柔地看着他人入眠的吧。
自家斯雷因比起被保护着更愿意担当保护者的角色。在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对于自身的挣扎无能为力之后他果断选择了放弃将选择权交给了公主。
对待蕾穆的态度是谦卑而温柔的。能够认识到蕾穆的感情却也能够将矛盾很好的迁移。
漂亮的,宛若艺术品一般的作风,身上无时无刻散发着温煦如风的魅力和优雅的绅士美感。这是伯爵时候的他。堕落到监狱里之后则是痞起来了,甚至能很不要脸地反过来调戏伊奈帆。
糟糕的任性,同时杀死自己的决心毫不动摇。仿佛这样就能安慰快被铺天倒海的背叛同伴的愧疚和屈辱压断气以及被未来的不确定折磨得彻夜难眠的自己。
女皇和界冢对他的那些好他从来不敢当真。他已经不想遭受哪怕是一丁点的失望,背叛或者是说自以为是而造成的屈辱了。
他知道放弃尊严很容易,放弃尊严就不会再痛苦了。死守着内心的防线拒绝了他人也困死了自己,但是他不敢,真的不敢了。
命运就像是特意作弄他般的,那些甜美的希望总是在他尝到稍稍那么一点之后就被倏地抽离。他就像是一条饥饿的追着腊肠奔跑的狗那样被命运放出来的希望的食粮任意摆布肆意玩弄。
他其实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但是不做也依旧会更加痛苦,更加屈辱,连最后的承诺都无法实现。他没有路可走,因为他的世界里除了那根被高高吊起的腊肠外一无所有。不尽力去咬就会饿死,尽力去咬了会被打死。反正他已经无所谓这世界是陷入战火还是生机勃勃了,他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咬一口他的腊肠,结果腊肠还是被取走了,然后他有蛋卷吃了。
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无力招架,同时感叹这世界大概真是跟自己有仇吧,自己都那么努力了想要的还是得不到,现在一下子放弃了结果梦想居然实现了…
“喵呜~”小猫舔着他的手指肚,根本招架不住…
“呐,你说那只橘子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眯起眼睛,苦笑着。
“为一个曾经的敌人做了这么多,如果最后什么都没能得到,他会不会很失望呢?”
只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单纯的表情。
【我能给他的,只有这条命啊。】
“可是,我是真的不想被他讨厌啊。”
“温柔的混蛋。”
阴凉的房间里,少年轻轻抚摸着怀中的猫咪,美好又宁静。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