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他和她的故事

美文日赏:




文  自由极光


I hope you could keep some kind of record,


about me.


 


这个城,


这个时代。


好多再见,


都会成为永别。


 


 


之一


他和她遇到的时候,是在新光天地的香水柜台。


他身边有个妙龄少女,撒十分拙劣的娇,是个明显被宠坏了的小女孩。


他总是在一旁淡淡地笑,眼里有温柔的光。


她是售货员,好心地提醒小女生她想要的香水香调太过成熟,结果引得这蛮横小女生无理取闹,讲出很难听的话。


她气得脸涨红,拿试香纸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但还是赔着笑脸解释。


他耐心哄小女生,买下全系列的香水逗她开心。她这才罢休。


小女生拿着他的信用卡去结账。他在柜台前等。


她在忙着包香水。气氛有些尴尬。


终于,他轻声开口跟她讲,对不起。


她以为听错了,说,先生您需要什么?


他嘴角划出一道温柔的弧线,再次柔声说,对不起。


她笑笑,抿嘴摇摇头。低头忙她的。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忙碌,她并没在意,嘴角挂着职业的微笑,继续手脚利落地包装。


小女生交了钱回来拿东西,她有礼貌地递上,讲了声谢谢。


结果换来对方一个白眼、一声冷哼。


待对方转身扯着他跋扈地走开,她无奈地耸耸肩,吐吐舌头。


结果被他转身看见,两个人四目相接,各自留下了个不明含义的微笑。


 


之二


 


他和她第二次遇到的时候,是在新光天地的星巴克。


她下班,犒劳下自己,跑去星巴克买个星冰乐,蹭免费的时尚杂志看。


他换了个女伴,依旧年轻得仿佛水蜜桃。


两个人前一秒钟还在柜台前讨论喝什么好,后一秒钟那年轻女生就转身抓起她桌上的绿茶星冰乐,向他劈头盖脸洒了过去,继而转身潇洒地离去。


他和她同时呆住了。


她心疼得要死,当然不是因为他。三十多块呢,她心想,刚喝了两口而已,要洒您自个儿买一杯啊。


他有些尴尬,黏稠的绿茶星冰乐从他身上滴下来,湿了他的鞋子。


她递纸巾过去,他头也没抬地接过来,蹲下身来,擦自己的鞋子。


对不起,他说,我待会儿再买一杯给你。


她觉得他声音熟悉,仔细打量了他一下。没事儿,她说。


他也觉得她声音熟悉,抬头望向她。两个人四目相接,再次同时微笑。


他们都认出对方来,这次的微笑,已然不像上次那样不明含义,多了那么一丝丝莫名的温暖。


 


 


之三


 


她陪他去买衣服。她本来不想去,可他眼神诚恳,她也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就应了。


他去了杰尼亚,那是她在时尚杂志上才见过的牌子,每次下班路过,想都没想过进去。


他已然是这里的常客。店长亲自过来服务,告之哪些是新款,且并不多嘴为何他平整的蓝色条纹衬衣上有大片绿色的污渍。


见过世面的人,自然懂得哪些话该说,哪些话应该放在心底。


她一开始有些局促,拿着店员奉上的饮料,略略有些受宠若惊。


但很快,她就完全放开了。不是因为他一直不停地来询问她的意见,只要她点头,他就说,包起来,让她面子倍增。


只因为她就是那种小犬般的女孩儿,性子里其实是横冲直撞、天地不怕的,局促完全是因为被人这么体贴地招待,跟自卑感无关。


买完衣服后,四个袋子。


她要帮他提,他也没拒绝,分了两个给她。


路过Dior,他问她要不要进去看看。


她吐吐舌头说,你还要买啊?


他说,我想买个小礼物送你。走,去看看有什么喜欢的。


她不知为何,心里有丝丝的不舒服。


我不要。她的语气有些硬。


他愣了一下,但随即笑笑,说,那我请你吃饭,这你可就不能拒绝了。


她笑起来,像是春天的某种灿烂小花,虽不起眼,但却力量十足,就像她的人。


 


之四


 


他们去新光天地下面的美食街吃了麻辣香锅,他想带她吃点儿别的,贵点儿的,可是她坚持。


他只得由她。他其实由着所有的女性,只不过由到一定的限度,他就变为一个陌生人。


那家麻辣香锅的味道出奇好,起码在吃惯了精致菜肴的他吃起来,是别有一番感觉的。


她也吃得很开心,眉飞色舞,跟他七七八八讲她身边的事儿。


他微笑着听,也觉得快乐。她的世界跟他不同,跟他之前接触过的水蜜桃们的世界也不同。


所以,他因为新奇,也觉得有趣,听得津津有味。


吃完后,她问他,你饱了吗?


他说,没太饱,但是医生说晚饭吃七成饱比较好。


她撇嘴,一溜烟儿地跑去卡拉是条热狗买回两个热狗,塞一个给他,说,吃了它。


他接过来,把医生们的告诫抛诸脑后,开心地吃完了那个热狗。


 


 


之五


 


从新光出来,他要送她回家。


她说,别,你的车太大,开不进我们家的巷子。


他说没关系,可以送到巷子口。


她微笑着摇头,长头发被夜晚没来由的风吹起。街头华丽的灯们,融出一种迷蒙的温暖的黄,洒在她的脸上。


尔后她跟他讲,再——见。


一字一顿,带着笑意,转身向大望路的地铁站跑去。


他看着她小鹿般离去的背影,晃神了片刻。


 


 


之六


 


他们后来没有常联系,他有的时候会来约她吃饭,她有时候同意,有时候拒绝。


他们一起去的馆子,都是她觉得好吃的东西,虽然不贵,也不精致,可是味道是好的,他也大多没吃过,所以乐此不疲。


他总是抢着付钱,这不太符合她的习惯。


可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懂得给男人留面子,所以每次他付完钱,她总是会买一些小礼物在下次吃饭的时候奉上。是些不值钱的小东西,但也是她精挑细选的心意。


他每次都会微笑着接过,也不拆它们。


她知道,也许他回家后,随手就放会在一旁,直到被家里的用人丢掉,也永远不会拆开。


但她还是会坚持送,这仅仅是一个她的个人行为,与一切外部世界无关。


 


 


之七


 


他们除去吃饭,平常甚少联系。


她曾经跟他开玩笑说,我们俩是饭友,他憨憨地笑,露出几颗白牙齿。


每次吃饭,也是他差不多在她下班的时间,直接跑来新光天地的香水柜台找她。


他们甚至没有对方的手机号码。


他是给过她一张名片,她顺手放到了包里,后来就找不到了,她也没再要。


这样说奇怪也自然的关系,不咸不淡地过了小半年。


重复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他们之间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不是暧昧,也好像不是爱情。


 


 


之八


 


她的生日在春天,一月十四日,那个时候的北京还很冷,偶尔会下雪。


她在北京实在是没什么朋友,她这样的女孩子,总是莫名地会被同性们疏远,她自小便习惯了。


事实上,她其实也安得寂寞,并无怨尤。


那天下班后,她打了个电话给在远方孤身一人的母亲,说打了钱给她,让母亲买点儿好吃的。


母亲却坚持要再打回给她,说她的退休金已然足够生活。母亲说,囡囡啊,多买点儿漂亮衣服,你小时候那么爱美。


华灯初上,街头车如流水。她挂了电话后,忽然觉得累,在马路牙子上蹲坐下来,恍然了少许,眼中就有了雾气,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她心里忽然就有了那么多、那么多的委屈,像一只小手,慢慢地推开她内心所有的、自以为是的坚强。


然后他是怎么出现的,她并不清楚。她当时已然哭到自己的世界天翻地覆,外面的世界如何,她并不知道。


她只记得他悄然地坐到了她身边,没有问怎么了,只是温柔地把她拥入怀中。


她并没有拒绝他的拥抱,她是需要一个肩膀。


 


 


之九


 


随后他们去了KTV,她要求的。


他不由分说地要了最大的VIP包,两人进了包间,有些空。


他说,我变魔术给你看。


几个漂亮的魔术手势过后,他对她说,你去看你的包。


她走去看,是个系着白丝带的漂亮蓝盒,打开后,是一条TIFFANY的银链子。


他生怕她拒绝,忙说,这个不贵的。


她笑,自己把链子扣上,对他讲谢谢,并没有给他为自己扣的机会。


随后她说,我唱歌给你听。他微笑着点头。


她杂七杂八地唱了很多歌,都是台湾女歌手的歌。


他就在一旁安静地听,并没有也要高歌一曲的意思。


终于唱得两个人都有些累了。


她说,最后一首歌,我之前没唱过,现在全球独家首唱。


她唱了戴娆的,《但愿人长久》。


“人生有许许多多路口,常常不知向左还是右,有时我会感觉到孤独,偶尔想找个人一起走,我愿人长久。”


他听得很认真。


 


之十


 


一曲唱毕,他上前吻了她。


然后他们做了爱。


第二天,她在他的大床上醒过来,床单洁白,阳光温暖,她觉得很幸福。


他已经去公司,留下一张字条和一沓放在信封里的钱。


字条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我去公司了,你可以自己去买点儿东西,钥匙在桌上,晚上见。


她看了字条很久,终于叹了口气,把字条默默地叠好放到钱包里,把房间整理好,把钱放到了床头。


他家很大,大到有些空,并无女性的痕迹。


打开冰箱,是空的,偌大的双开门冰箱,仅仅空空地码着一排矿泉水。


她打电话请了假,出门,去楼下的超市买了一堆食物,塞满了冰箱。


看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她原本想要不着痕迹地潇洒离开,可步子往门口迈,就缓了。


她始终贪恋前一晚的温暖,在这个偌大而空旷的城市,有这样一个人,给过她前所未有的暖。


她决定再留一晚,她要再试一次,看他是不是已然爱上了她。


一个女人,要试一个男人是不是爱她,其实代表她早已在不知不觉里爱上了对方。


只是这一切,她不明白,亦不想明白。


也许等她明白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办法和能力再爱上一个人了。


 


之十一


 


他下班回来的时候,一进门,就闻到饭菜的香气。


是家常的味道,在他搬来这个家之后,便从未出现过。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厨房迎出来,自然地告诉他再过五分钟汤就好了,仿佛这个家的女主人。


他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忽然有点儿恍惚和局促,仿佛这个家不是他的。


这样的日子,恍若隔世。


她给这个家带来了生机和热闹,但是对于他来讲,这个热闹,来得有些措手不及。


她闯入他的生活,没错,是他允许的。


只是这个阵仗有些大了,他觉得有些兵荒马乱。


所以,直至吃完晚饭,两个人都有些沉默,都在努力地找话讲,彼此却默默感觉越来越糟。


后来她去刷碗,他看到床头柜上的钱,心中有些默默的恼。


他不知道她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给她什么,他有点儿不喜欢这种不确定感。


她对他来讲,是一个未知数,一个待解谜题,一个X。


但是他已经过了解谜的年纪了,对于感情,他只想要不费劲的。


他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样的感情,但他默默觉得,她肯定不会想要自己现在的这一类感情。


这么无聊、乏味、生人勿近。


之十二


 


吃完晚饭后的时间还早,她提议去看一场电影。这是她在刷碗时便想好了的,总得有人来试着救这个场。


他欣然应允。怎能不应允,这提议简直是一线生机。


大概因为周二的缘故,家家电影院爆满。


他开着车,在附近转了好几家电影院,都买不到票。


最后,她提议,不然去我家附近的某个小电影院。


他只能答应。两人开着车一路从北京的东边到了西边,是西直门附近的一个旧住宅区。


停好车,两人穿越一条巷子往电影院走。一路上有很多小吃摊位,大概是紧邻着几所大学的缘故,有一种家常而朝气的热闹。


他走着走着,心里有些暖,觉得空气中有花香。


简而言之,他冰冷惯了,忽然被这暖暖的世俗生活弄得有点儿春风化雨的感动。


两人的手,不经意地碰到一起。


她有点儿希望他会牵她的手,但是他没有。他忽然在夜色中红了脸。


 


 


之十三


 


那是一家小小的电影院,只有五个厅,人不多,都是学生。


他要掏钱买票,却被她拦下。


他看着她用手机在淘宝麻利地团购电影票,一张票只花了三十块,还附赠爆米花和可乐。


买完票之后的她长出一口气,一脸满足。


她问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小家子气?


他微笑着摇头。他觉得那一刻的她,可爱至极。


但是他没讲,好多年不习惯在口头上这样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已经退化了。


两个人看了一部爱情片,她在结尾的时候偷偷哭了,装作不经意地拭掉眼角的泪。


他假装没看到,有点儿想笑,但最终忍了回去。那笑里,是带着怜爱的。


他们往回走,又恢复了沉默,是舒服的沉默,类同老友。


经过麻辣烫摊位,她停下,问他要不要吃。


不等他回答,她就坐下了,热络地同老板娘交谈,脸上有着迷人的光。


于是他也坐下,吃了几串,喝光了一瓶橘子味的北冰洋汽水。


 


 


之十四


 


邻桌有一对小情侣,女孩儿穿着餐馆的服务员装,男孩子则穿着房屋中介的旧西装,两人明显是来闯北京的。


女孩儿忽然开始小声地哭,男孩子则沉默着,就那样面对面静静地哭了一会儿。


女孩儿问男孩子,你还是决定要留在北京?


男孩子点头。


女孩儿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一点儿,可是我们没钱了,日子太苦了。我们一起回老家好不好?


男孩子又沉默了,女孩儿看着他,眼里的光一点点黯淡下来。


僵持了一会儿,女孩儿结了账,起身走了。


男孩子跟在后面,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她安心地吃着麻辣烫,嘴里嚼着一块甜不辣。


可是他听到了两人离开时,她不由自主地一声叹息。


那温柔的叹息,绵长而感怀,带着善。


 


 


之十五


 


两个人吃完麻辣烫后,原路折返,路过一个六层楼。


她指着高层的某一个房间对他说,那一间是我家,要不要上去坐坐?


他犹豫一下,回答说,今天去太唐突了,改天好了。


这是他的习惯,他希望改天找个正式点儿的机会,提着礼物来拜访,显得比较正式。


可是在她的思维里,这俨然是明显的拒绝,甚至还带着一丝礼貌的嫌弃。


她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所以她没坚持,说,好吧,那我送你到停车场。


他敏感地察觉出她些许的不高兴,却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


这一天的月亮升得很大、很亮,天上没有星。


又是一段沉默的路,只是这段路,却有了结束的意思。


走至车前,他的肠胃忽然一阵绞痛,额头上瞬间密密地浮了一层汗。


她看出他的不适,问怎么了,他说不知道,却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她送他去了医院,是肠胃炎,也许是刚刚路边的麻辣烫所致。


她看着打吊针的他,一脸抱歉,跟他说对不起,不应该拖他吃路边摊儿。


他却笑了,拍拍她的手,安慰她说,也许是中午吃的金枪鱼三明治的问题,麻辣烫刚吃完,哪里那么快就会有反应。


之十六


 


他打完吊针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她一直陪着他,还去医院对面的711买了关东煮给他。


他拿着关东煮哭笑不得,说,我肠胃炎,好像不能吃东西。


她这才恍然大悟,一脸尴尬。接着又是一阵道歉,他就看着她笑。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初识时横冲直撞不知自卑感为何物的女孩儿了。


爱让她有了自卑感。


过一会儿,她见关东煮凉了,不想浪费,自己躲到一边偷偷吃掉。


他眯着眼睛,假装睡了,其实只是觉得她不想让他看到她吃关东煮的样子。


因为第二天要去机场接一个客户,他还是回去开了他的车。


到了后,她本来要下车,可是他仿佛随口一提般问她,去我那儿么?


她没法拒绝。


她对他心怀愧疚,抑或更多的,她对他有好感,只是不想承认。


她心中还是有一束微弱的光。


到了他家,他去洗澡,她在客厅坐着,忽然有些怀念自己的小房间。


待她洗完澡出来,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在他身边悄然躺下,睁着眼同黑暗对抗了一小会儿。


在他轻微的呼吸声中,也睡了过去。


 


之十七


 


她做了一个梦,梦很短,也很乱。


她被抛弃,他坐在船上,冷冷地看着她,顺流而下。


她在后面哭着追,一路踉踉跄跄地奔。


最终摔倒在地上,血流了一腿,再也起不来。


眼睁睁地看着船只,消失在河流的尽头,终于望不见。


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身边了,只剩眼角未干的泪痕。


她之前不是这种患得患失的女子,她忽然意识到,如若这是一段感情,那么,她输不起。


她没有资本去赌,只有一条命。


若输了,命就没了,她得惜命。


床头的钱已经换成了一张信用卡,字条也在,只是换成了简单的四个字:没有密码。


末了,是一个画得有些别扭的笑脸。


她看着那笑脸,手指来回抚摸在上面,也笑了。


她能读懂那笑脸的背后,于他来讲全部的珍贵。


即便这份珍贵,对她来讲,也许一钱不值。


她觉得够了,这个故事结束在这里,很好。


他们本来就是不同世界的人,若此时离去,还有留下美好回忆的可能。


阳光透过落地窗,跃进一片散漫的光。她看一眼时间,不过八点钟。


她决定去上班,回到她的生活里。把一切都留下,连同她稍纵即逝的幸福。


那手上的银链子,她犹豫了下,戴走了。


 


 


之十八


 


他再也没有找过她。


她的表现,拒绝得太过明显。


他是被女孩儿宠坏了的男子,他有他莫名的骄傲。


北京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当你不想见到一个人,你可能一辈子再也见不到。


这个城,这个时代。


好多再见,都会成为永别。


 


 


之十九


 


几年后,她的婚期临近,对方是个北京男孩子,做一份普通工作,很爱她。


她最后一日在新光上班,要休婚假,他再次看到她。


他身边是新的水蜜桃女孩儿。他带水蜜桃女孩儿来买香水。


他们都以为对方不认识自己了。


他们没有多说一句话。


 


 


之二十


 


结婚那日,她摘掉戴了几年的银链子,在洗手间流了几滴不会花妆的泪。


这个他是不会知道的。


就如同她也不知道。


他留着她送给他的所有不值钱的小玩意儿,谁都不准动。


除去首次,他每次带着水蜜桃女孩儿去新光,其实都是为了见她。


他是真的爱过她。


(本文选自磨铁图书策划出版,张小娴主编爱情主题书《你终将爱我》)


———————————————————————————


继续阅读:点点主站 投稿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小额捐助 豆瓣小站


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和我们互动,还有不定期举办的赠书活动哦




评论

热度(157)

  1. 齐柏林飞艇爱摇滚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ree 收藏文字
  2. Murray_ma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城这个时代好多再见都会变成永别。
  3. о↗'猫ヘ舍﹎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
  4. 夏夏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
  5. 七月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
  6. 沿着塞纳河ANdsoitisL 转载了此文字
  7. 虾虾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好久没有静静的看过一篇文章了
  8. 姑娘请自重本少只卖剑不卖身美文日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