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百年一瓦023]《欧也妮•葛朗台》——巴尔扎克

芜园:

人的命运真可怕!没有一宗幸福不是因为浑浑噩噩而来的。


何况,巴黎女子是有回报的,她会骄傲地将带伤的玉臂给情人看,情人会用眼泪、亲吻和欢乐来清洗和治疗她臂上的每一道伤痕。而夏尔却永远不知道,在老箍桶匠雷霆般的目光逼视下他堂姐忐忑痛苦的内心。


法国人的性格就是容易为昙花一现的人或蕞尔小事而激动、生气和陶醉。人们大众难道就那么健忘吗?


想教你懂得人情世故真不容易。你对德·吕卜克斯先生的态度很不好。我知道他是个小人,可你也得等到他失势的时候,再称心如意地鄙薄他呀。你知道康庞夫人是怎么说的吗?‘孩子们,只要一个人还当权,你们就得捧他;一旦此人倒台,就帮着把它扔进垃圾堆。有钱有势时,他是神,一旦潦倒,就连阴沟里的马拉也不如,因为他活着而马拉已经死了。生活是一连串的勾心斗角,必须认真注意,研究其动向,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他接受了这个社会可怕的教育,在这种社会,一个晚上,在思想和言论中所犯的罪比重罪法庭所判罚的更多;几句俏皮话便能扼杀最伟大的思想;所谓强者乃是目光准确的人。而眼光准确便是什么都不相信,既不信感情,也不信人类,甚至连事实都不相信,因为事实也都是人为的、假的。


爱情的开始和生命的开始之间难道不是有动人的相似之处吗?我们不适用甜蜜的歌声和温存的目光去哄孩子吗?我们不是用神奇的故事给他描绘金灿灿的未来吗?希望之神不是向他不断地展开霞光万道的翅膀吗?


在任何情况下,女人的痛苦总比男人多,程度也更深。男人有力量,并且有施展的地方;他行动、奔走、忙碌、思考,拥抱未来并从中找到安慰。夏尔就是这样。但女人不活动,面对忧愁而无法自拔,直落入愁苦所开掘的深渊,亲自测量其深度,用愿望和泪水去填充。欧也妮也是这样。她开始接触命运。感受、爱、受苦、奉献,这一切永远是女人生活的内容。


 



评论

热度(9)

  1. 草原狼历历劫灰 转载了此文字
  2. 零润几历历劫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