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百年一瓦025]《瓦尔登湖》——梭罗

芜园:

我们的生命被琐碎消耗至尽。Ourlife is frittered away by detail。




我的短处和前后不一致并不能影响我言论的真实性。尽管我有不少虚假和伪善的地方(我也跟任何人一样对此感到遗憾),我还是要自由地呼吸,自由地表达,在这 件事上我得挺起腰杆子来,这对于品德和身体都有极大的好处。以此我才能保证,决不屈辱地成为魔鬼的代言人。




我看到镇上的年轻人,要继承农场、房舍、谷仓、牲畜还有农具,这是他们的不幸。得到这些东西比摆脱它们容易多了。与其这样,还不如生在野地里,由狼喂养。那样他们还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辛勤耕耘的是一片怎样的土地。是谁让他们成为土地的奴仆?一抔泥土足以,为何却要它们贪食六十英亩?为什么他们刚刚出世,就要开始为自己挖掘坟墓?……我曾见过多少不朽的灵魂啊!他们几乎被这些重负压垮,窒息得要死。他们艰难地爬行在人生之路上……那些没有继承财产的人,自然不必为这些负担所累,却不免要为制服、养活那几尺血肉之躯而拼命劳作。




众人熙攘,寂寞而绝望地活着。所谓听天由命,正是对绝望的肯定。从绝望的城市走入绝望的乡村,你不得不用鼠辈的勇毅自嘲。典型却并不由自主的绝望,甚至隐藏在人类那所谓的游戏和娱乐之后。其间实则并无游戏,因为游戏是紧随工作的。




抛弃我们的偏见吧,任何时候都来得及。无论多么古老的思想与行为,如果未经验证,都不可轻信。今天人人都附和或默认的真理或许明天就会变成谬误,曾让人们相信,能在他们的田地里洒下甘霖的一团祥云,只不过是一场云烟。




事实上,老人并不能给年轻人什么金玉良言,他们自己的经验偏狭局促,他们的一生曾充满惨痛的失败,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失败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也许他们依然保留着某种信仰,掩饰着他们的经历,只是他们已不再年轻。



评论

热度(3)

  1. 零润几历历劫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