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百年一瓦021]《娱乐至死》——尼尔·波兹曼

芜园: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对于真理的认识是同表达方式密切相关的。真理不能、也从来没有,毫无修饰地存在。它必须穿着某种合适的外衣出现,否则就可能得不到承认,这也正说明了“真理”是一种文化偏见。一种文化认为用某种象征形式表达的真理是最真实的,而另一种文化却可能认为这样的象征形式是琐碎无聊的。




公共学校是知识的源泉,学习是人们神圣的权利。(17世纪诗歌)




埃兹拉·斯蒂尔斯1783年在一次著名的布道中这样说,“无神论者无须抱怨受到任何武器的威胁,他们面对的只是温和而有力的论点和事实。”




他写道:“所有的教堂,不论是犹太人的、基督徒的或土耳其人的,在我看来都只不过是人的发明,是为了吓唬和奴役人类、垄断权利和利益而建立的。”




我们陷入了一个无能为力的怪圈:你心里有很多想法,但你除了把这些想法提供给记者制造更多的新闻之外,你无能为力;然后,面对你制造的新闻,你还是无能为力。




电报式话语不允许人们进行历史的回顾,也不鼓励深入的分析。对于电报来说,智力就是知道很多事情,而不是理解它们。




对于莫尔斯提出的问题——上帝创造了什么——我们有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答案:一个住满陌生人的拥挤的社区,一个破碎而断裂的世界。




纵横字谜就是这样的一种伪语境,鸡尾酒会则是另一种“伪语境”。……源于电报和摄影术的一个更重要的产物也许是伪语境。伪语境的作用是为了让脱离生活、毫无关联的信息获得一种表面的用处。但伪语境所能提供的不是行动,或解决问题的方法,或变化。……伪语境是丧失活力后的文化的最后的避难所。




他(赫胥黎)和赫伯特·乔治·威尔斯一样相信,我们正处在教育和灾难的竞赛之中,他不懈地著书强调媒介政治和媒介认识论的必要性。最后,他试图在《美丽新世界》中告诉我们,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评论

热度(17)

  1. 零润几历历劫灰 转载了此文字
  2. 晨羲历历劫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