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润几

好想吸小白啊!好喜欢啊!╰(‵□′)╯

若说斯雷因这19年生命中唯一的亮点,当真不是遇到伊奈帆,而是小塔。

塔酱一直陪着他战斗陪着他崩溃守护着他直到毁灭,他斯雷因最对不起的不是蕾穆丽娜,而是哈库莱特和塔尔西斯……

塔酱高雅得就是件艺术品,她却是斯雷因的机体。

就算官方再怎么毁,斯雷因都是名副其实的塔尔西斯的主人。

小塔是斯雷因的证明,尊严的证明。

现在看到的关于斯雷因的解析大体上就这四种,(斯酱你还真是包罗万象的体质【扶额】)

软萌天使霸气伯爵傲娇苦逼黑化病娇~

总有一款适合你WTF~(╯‵□′)╯︵┻━┻

其实这么一想斯雷因也真是个很牛逼的角色啊……吃软萌的,吃强强的,吃颜的,吃反派的,吃病娇的……全都他妈Hole住了……(╯‵□′)╯︵┻━┻

这里说一下,我主要是吃234的,吃1的我们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好……毕竟萌的都不是一个物种,怎么沟通……

【一伊奈帆一界门,一斯雷因一物种。

———————————————————————观AZ同人有感。】

想了想自己还是不要把精力浪费在纠结斯总尊严不尊严上了。

(╯‵□′)╯︵┻━┻

【AZ】被官方恶心到了决定从此以后吃自家

仔细一想我还是喜欢自家那只温柔的斯雷因,温柔,倔强,桀骜,美丽。宛如雪白的苍狼,立于孤独的穹峰之顶。
海猫啊,真是一个悲伤的物种。
如果是自家那只斯雷因陷入了这样的处境的话,他大概是能够伪装成无害的自己以保住最后的那点痛苦的清醒,然后压抑着不安撑起笑容温柔地看着他人入眠的吧。
自家斯雷因比起被保护着更愿意担当保护者的角色。在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对于自身的挣扎无能为力之后他果断选择了放弃将选择权交给了公主。
对待蕾穆的态度是谦卑而温柔的。能够认识到蕾穆的感情却也能够将矛盾很好的迁移。
漂亮的,宛若艺术品一般的作风,身上无时无刻散发着温煦如风的魅力和优雅的绅士美感。这是伯爵时候的他。堕落到监狱里之后则是痞起来了,甚至能很不要脸地反过来调戏伊奈帆。
糟糕的任性,同时杀死自己的决心毫不动摇。仿佛这样就能安慰快被铺天倒海的背叛同伴的愧疚和屈辱压断气以及被未来的不确定折磨得彻夜难眠的自己。
女皇和界冢对他的那些好他从来不敢当真。他已经不想遭受哪怕是一丁点的失望,背叛或者是说自以为是而造成的屈辱了。
他知道放弃尊严很容易,放弃尊严就不会再痛苦了。死守着内心的防线拒绝了他人也困死了自己,但是他不敢,真的不敢了。
命运就像是特意作弄他般的,那些甜美的希望总是在他尝到稍稍那么一点之后就被倏地抽离。他就像是一条饥饿的追着腊肠奔跑的狗那样被命运放出来的希望的食粮任意摆布肆意玩弄。
他其实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但是不做也依旧会更加痛苦,更加屈辱,连最后的承诺都无法实现。他没有路可走,因为他的世界里除了那根被高高吊起的腊肠外一无所有。不尽力去咬就会饿死,尽力去咬了会被打死。反正他已经无所谓这世界是陷入战火还是生机勃勃了,他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咬一口他的腊肠,结果腊肠还是被取走了,然后他有蛋卷吃了。
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幸福来得太突然他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无力招架,同时感叹这世界大概真是跟自己有仇吧,自己都那么努力了想要的还是得不到,现在一下子放弃了结果梦想居然实现了…
“喵呜~”小猫舔着他的手指肚,根本招架不住…
“呐,你说那只橘子究竟在想什么呢?”
他眯起眼睛,苦笑着。
“为一个曾经的敌人做了这么多,如果最后什么都没能得到,他会不会很失望呢?”
只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单纯的表情。
【我能给他的,只有这条命啊。】
“可是,我是真的不想被他讨厌啊。”
“温柔的混蛋。”
阴凉的房间里,少年轻轻抚摸着怀中的猫咪,美好又宁静。


【A/Z】短打 被遗忘的|空白|

*毒

界冢收到了理想院校的录取通知,将要去留学。韵子和他考进了统一所大学,和他一起离开了。
女皇举行婚礼的那天界冢和大家都去了。界冢有点想带照片给他看看,但想想自己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会被误认为是炫耀的吧就算了。
火星通过改革进入飞速发展。
地球与火星互通取得成功,超时空门重新建立,双方都很满意,于是斯雷因的作用就渐渐被遗忘了,他被大家遗弃了。
第5个年头界冢23岁,与韵子结婚。此时女皇和亲王已经有了一个2岁的女孩,和女皇一样美丽可爱。女皇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送上祝福,没过多久就传来女皇已有第二个孩子的喜讯,大家都非常开心。
在幸福美好的生活中,连蕾穆都渐渐怀疑然后否定他了。
“斯雷因,你当初为什么那么傻…”
蕾穆和萌萌的婚礼大家都去参加了。那是第8个年头,韵子和界冢的男孩一岁有余,女皇的儿子已经3岁,女儿5岁了。
第10个年头,蕾穆和萌萌的孩子也出生了,是一对龙凤胎。大家寄来了各种礼物,界冢的礼物最讨她的欢心,是两套可爱的手织毛衣。皇姐送来了两柄精心打造的金色汤匙。
第12个年头,界冢终于接到了他的死讯。因为常年的压抑和病痛,他死在了冰冷的牢狱里。
那时候的界冢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却同时为自己这想法感到了罪恶。但他没有再细想,儿子的满分成绩单将让他无暇顾及那些小事,他要赶紧上街买菜兑现他的诺言。
女皇收到了消息,但那时她忙着筹备新一代Aldnoah泛化反应炉的发布大会,便将这事抛到脑后。
至于埃泽尔或者蕾穆,她们老早就以为他死了。除了越来越少的上坟次数,他与她们的生命再无交集。

30岁,他最终还是撑到了30岁。没有人知道他在那个冰冷的牢狱里反思过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哭过。监狱长换了一届又一届,他们升职了,便对那个不祥之地不再留恋。只有犯人一成未变。只是已经没有人再去记忆他们是谁,因何来到这里。然后随着和平的趋势大好,那里也不再受到关注。大批的人员被撤离,监管装置被大批弃用,年久失修的金属设施上已锈迹斑斑,整个监狱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与不知名的腥臭。那是被遗弃的味道,带着对这世界满腔怨恨和不甘然后被生生掐灭所遗留下的残腥,昭示着这世界接纳美好摒弃残酷的公理。
又过了若干年,监狱将要拆迁。为了节省经费,犯人们将会被转移到另一所更大的监狱进行统一管理。
拆迁人员开始清理囚室内的杂物,由于Aldnoah的普及,犯罪率骤减,监狱出现了大批空房间,有很多囚室在原先的犯人死后便再无人入住。
他们忙活了一天,终于清到了最里的一间囚室,此时正值黄昏。二人走入时,氛围的改变即使是疲倦如他们也清晰地感觉到了。那是一种温软如水的宁静,与监狱狰狞的氛围格格不入。
他们开始了工作,稻金的光线打在地板上,点亮了地上那几个暗红色的字母。
Slaine
那是十分漂亮的笔迹,终将无人知晓,粉碎在爆破的废墟里。

————————————————
感谢官方(暂时)粉碎了这个可能性。
妈蛋。
黑了蕾酱抱歉。
大家都其乐融融繁衍后代,嗯…
“I am Slaine and you are slave.”
最后都没写出的天使君的真言。
所有人都沦为了Aldnoah的奴隶。

【深夜发糖】伊奈帆给斯雷因带了两只新伙伴

某天伊奈帆来探视时头上和臂弯里出现了两只小东西。
“喵呜~”
两只小小的团子一落地就迅速滚到了金发少年身边。
“诶?哪里来的?”
歪在床边发呆的少年回过神来,看着在自己胳膊和腿边蹭来蹭去的一黑一白两只团子,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起来。
“来的路上捡到的。”
厚重的铁门哐铛一声合上,吓得两只软球一下子钻进斯雷因怀里。
“他们很喜欢你。”
伊奈帆依旧面无表情,斯雷因笑着举起一只与自己对视。白色的那只有一双漂亮的翡翠色眼瞳,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那只同样生就着一双猫眼的异族,发出“喵呜~喵呜~”的呢喃。
黑色的那只眼睛呈现出暗红色,喜欢用带着肉球的软绵绵的小爪子在斯雷因身上抓来抓去,叫声很细小,不仔细听会听不见。
“可惜我不能养他们。”斯雷因有些失落地放下手中的喵咪,任凭它们在自己的大腿上滚来滚去。他抬起手挠了挠黑色那只的后颈,他十分享受地眯起眼睛,转过头来用粉嫩的小舌头舔拭他的手指。
“可以哟,你想养的话。”
伊奈帆的话让少年呆楞了一下,他沉默了一会,看向头顶那扇高高的窗。
“会很麻烦的吧,我也没办法喂他们。”
“交给监狱长就可以了。”
“总是麻烦她,感觉有点…”
“她也很想养。”
“…”
斯雷因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又掉进某个陷阱里了。
“那就交给你了。”伊奈帆保持着来时的表情关上门。从相对论思考到生命的碳基构成,终于说服了自己把猫咪这种看上去毫无杀伤力的违禁物留在斯雷因身边。
“界冢你还真是…”
随身麦克里几乎要飘出监狱长的怨念之气,伊奈帆觉得如果她现在在自己跟前一定会忍不住给自己一个标准的徳式背摔。
“只是猫咪而已,不会有问题的。”
“我也希望啊!只是猫咪而已!”
监狱长从未料到自己当初的一时的心血来潮居然造成了这种状况。
麦克里传来了监狱长的磨牙声。
只是…那两只猫咪真的太可爱了…不忍心拒绝啊…

囚室里,少年静静坐在地上。纤瘦的身躯裹在淡蓝色的宽松囚服里,一节节的脊椎线条透过薄薄的皮肤和衣料展露出出来。
白色的那只似乎是玩累了,窝在少年的膝盖上均匀地打起呼来。黑色那只安静地窝在一边,偶尔冲斯雷因伸过来的手指舔上几下。
几滴水落到了它的头上,它以为是下雨了,抬起头看看,并没有发现雨的迹象,放下脑袋继续享受那只洁白的手带来的温柔与舒适。
“啪嗒”
又是两滴。它觉得不对劲了,异样的感情从心中涌出。
“喵呜?”它冲那只手的主人叫了一下,声音依旧很轻很细。
然后它就被轻轻抱了起来,贴在他的胸膛上。它嗅到他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它听到他胸腔里心脏跳动的鸣响,像是滚石坠落的声音一样。
它感到他在颤抖。但不是害怕的颤抖。他抱着自己的手很温柔,它不害怕会被他摔落。
“为什么…一个个都那么的…”
它理解不了他的语言,但它觉得,自己现在是应该乖乖陪着他的。
“そんなに優しいの…”
那是一个雨天,大雨没有停下。

—————————————————————

#论天使君的正确攻略方式#
#喵星人就是宇宙杀器#
#监狱长是圈内人士?#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见过的,喵的名字。#

补充:
故事发生在夏季6月的一个雨天,交到斯雷因手中的猫咪其实还是有些微湿的。伊奈帆沿路用毛巾将它们挨个擦干,又用吹风筒吹了一遍,最后才交到斯雷因手上。
(所以猫咪们都无法忍受这个“丧心病狂”的黑发面瘫男青年。虽然这样的确是有助于预防感冒。)
(大家可以想象猫咪们在吹风筒下被拉着后颈肉吹得一脸斯巴达的样子,简直不能忍啊…)


监狱长的内心:
界冢你丫的运气怎么总那么好!
捡猫也一捡就是那么好看的!
为啥我就捡不到!
(小天使就是界冢捡到的镇宅之喵~)



最后:
我果然还是喜欢静静地做一个产糖人…

 果然还是被大大的丧病Play弄上瘾了,@千足子Zzz。《群鸟不飞》真的太美味所以忍不住脑补了下!(*/ω╲*)

没时间精修只有黑白线稿了抱歉……OTL

期待下期!

【A/Z】EI 小段子 善良造成的无能不是坏事哦

“无能为力并不是坏事哦,蝙蝠。有很多生物都对周边的环境无能为力,但它们都能活得很好。”

“你的安慰我一点都不想听…”

“蝙蝠你应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单细胞生物的生活方式吗…”

“是的。”

“臭橘子你才是单细胞生物吧!”

“不,我的生活方式是完完全全的人类哦,能够进行高级思考,能够改造周边环境。”

“听起来好像我只会吃饭不会干活一样…”

“这是事实啊。”

“…


那我去做家务…”(小声

“不行,你做家务的话我的工作量会翻倍。”

“那我去做饭…”

“你做饭的话食材花销会翻倍。”

“我…我…”

“你什么都不用做。”

“抱歉…”

“为什么要道歉?”

“唔…”

“又觉得自己给人添麻烦了?”

“我是觉得自己要被你宠坏了…”

“我有宠着你吗?”

“是的,溺爱过头了…”

“…

…你想怎么办?”

“跑腿查资料泡咖啡什么的我还是能帮上忙的。”

“你过来做什么?”

“帮你按摩啊…”

“不需要我没事的。”

“喂喂伊奈…”

“咚。”

“啊…躲进房间里了…”

为了救伊奈帆女王成功越狱(当然是在有伊总给他开后门的情况下……),装扮成送货小哥的斯雷因……

救完人后……

“拜拜,橘子。”

“你要去哪里?”

“回去。”

“回去哪里……”

然后就没完没了了……